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投稿

『参展古琴』张建华斫制 古琴

[复制链接]
查看1299 | 回复0 | 2023-8-2 11: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张建华.jpg

张建华老师1952年生于北京, 倚桐梓轩主人、古琴修复大师、斫琴家。

现任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古琴专业委员会(中国琴会)理事、中国昆曲古琴研究会理事。


1988年进入北京民族乐器厂,跟随孙庆堂先生学习古琴及传统乐器制作。

1992年有幸与管平湖先生弟子王迪先生结识,经过王迪先生的点拨和指导,在古琴形制、鉴定鉴赏、维修等多方面有了更加深入的理解与研究。

1998年结识管平湖先生弟子,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古琴断代鉴定、修复制作专家郑珉中先生,并正式师从郑先生,开始研习古琴修缮与制作。

2002年,在郑珉中先生指导下,成功修复元朱致远制“山高水长”断琴,此次修复在中国琴界引起巨大反响和轰动。


仲尼式古琴『展琴欣赏』
百纳琴“太古元音”
A6505544.jpg

A6505531.jpg

A6505532.jpg

A6505542.jpg

A6505553.jpg

A6505554.jpg

A6505539.jpg

A6505556.jpg

A6505535.jpg

落霞式古琴『展琴欣赏』
仿管平湖“大扁儿”
A6505575.jpg

A6505562.jpg

A6505564.jpg

A6505563.jpg

A6505566.jpg

A6505568.jpg

A6505572.jpg

A6505584.jpg

A6505590.jpg

A6505579.jpg

灵机式古琴『展琴欣赏』
仿管平湖“大圣遗音”
A6505592.jpg

A6505594.jpg

A6505595.jpg

A6505600.jpg

A6505605.jpg

A6505609.jpg


与大多数传统手艺一样,斫琴技艺的延续讲究师徒口传心授,张建华师承郑珉中先生。


据郑珉中先生的另一位弟子王风(现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回忆,当年他追随郑先生习琴之时,郑府可谓门庭若市,经常可见各地的斫琴师,背负制作的琴器,以求解说。


而在众多的斫琴师中,有一位年轻人显得与众不同,他就是张建华。与其他“登门求赞”的斫琴师们不同,张建华的登门动机显得朴素而真实。


“他于郑先生所言总是要追问,我偶尔插话,他也不回应,只盯着郑先生,看先生对我说的是否认可。问清楚了,闷头想一阵,就走了。过一段时间,再次来时,则是根据郑先生建议重新改过的,来请教做得对不对,效果如何。”


凭着这股子对斫琴的执着劲,张建华如愿留在了郑珉中先生身边,成为了他的弟子。


“此后的日子里,我与建华一起,每周出入郑先生的琴室。我与郑先生对弹,他就在旁边听着,聊天他就加入。郑先生对于琴器的思考,经常需要实际验证,但家里条件实在有限,就藉助张建华代为实践。而我也时不时到张建华的作坊,请他帮忙处理些斫琴方面的细活,张建华也都是很乐意的。”王风先生曾详细描述了这段习琴经历。


在张建华老师眼里,只要跟古琴有关的活儿,都是一次学习的机会。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些学艺经历,都成为了他漫漫“琴途”上的奇珍异宝。


2002年,是对张建华老师有着特殊意义的一年。因为这一年,他修复了一张令郑珉中先生都相当棘手的残琴。


琴友姜抗生来京,受朋友之托,带来一床旧器,想让郑珉中先生帮忙修复。而这床所谓的旧器,说残器也丝毫不为过——琴中部被原主人锯去一大段,残存头尾两截。


见多识广的郑珉中先生也被难住了,表示没有见过这种情况,史籍中也没有这样的例子。鉴于原器相当不错,郑先生就建议请张建华来试着“复原”,张建华欣然接受。琴需要张弦受力,如今等于被“腰斩”,所以修复起来极为复杂。其后数周,张建华和大家一起不断讨论方案,日夜研究。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成功了。经张建华修复后的残琴,形制流畅,音声琳琅,三准一致,按音居然也没有因为补配琴材而有所差别。


6159252dd42a283421633679f7e394ef14cebf52.webp.jpg

左:恢复后的朱致远款仲尼式琴

右:朱致远款残琴


郑珉中先生在刊于《收藏家》2004年第5期的《在盛传无形文化遗产喧阗声中略谈琴器的修复》中,详叙此事并评价道:“这是使古琴起死回生的首例,是古琴修复史上的奇迹,是自北宋修复古琴以来的创举。”


先生盛誉,固然可喜。然而这张残琴的修复,意义却远非于此。张建华在完成这力挽狂澜之举后,似乎开启了斫琴新世界的大门。


王风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记述了一段关于张建华“顿悟”后的往事:


“2003年秋天试斫数琴,选了其中一床送郑先生试弹。先生抚弄之后大为惊讶,以为新琴之中得未曾有。遂让建华将其他几床带来,再选一床,因顾虑建华不肯收款,遂托言代朋友购买,实则还是自留。”



与诸多乐器制作相比,古琴在音声品质的追求方面有着独具特质的要求,如:为体现其散、泛、按音质的匀称,为体现其各音区虚实的声韵质量,为达到"九德四芳,二十况"音声品质的完美体现,历代以来无数的斫琴大师、操弄名家在操弄和斫琴的结合方面作出过长期的实践,为后世积累了一笔笔丰富的遗产和宝贵的经验。


唐代李勉的《琴记》,北宋石汝历的《碧落子斫琴法》,《僧居月斫琴法》,南宋田紫芝的《太古遗音》及《琴苑要录》,当代朱慧鹏的《斫琴法式》等大量琴书著录中都有着不同程度对斫琴制度的详细记载。


c8ea15ce36d3d539b1a1767490d1b455342ab040.webp.jpg

2003年,古琴被联合国纳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古琴成为“非遗”,斫琴也成为了“传统文化热”背后的名利场。


对于一般的古琴爱好者而言,能充分判别高下美丑之人,寥寥无几。这种审美需要经年累月的文化积累和历练。在以需求为导向的市场环境下,古琴爱好者们对专业知识的缺乏,直接助长了从业者们的虚浮之风。不少人仅凭片语胡吹就能大行其道,自以为大雅,实则俗不可耐。这种功利主义下的古琴从业者,匠心于他们已然成为了一种奢侈。


放之古琴斫制这个行当,现在的好处是斫琴师稀缺,而且都有不错的收入,可以衣食无忧。弊处是器物形制的雅俗高下几乎无人可以分辨,似乎吹牛就能引得一众爱好者趋之若鹜。


其实历代斫琴,除了少量文人偶一为之的遣兴之作,大部分都是职业工匠养家糊口的手艺。唐代的雷威、宋代的马希仁、元明之交的朱致远,均堪称一代大匠,但斫琴对他们就是单纯的职业,并非附庸风雅的工具。


91ef76c6a7efce1ba709b1d90507aedbb48f655a.webp.jpg


张建华老师斫琴,自然也是引之为养家之具,另外是他自己觉得乐在其中。而难得的是他没什么“雄心大志”。曾有不少人劝他:“市场这么好,多雇些人,多买机器,扩大点生产”。他倒是老北京人的做派:“我不受那个累。”自己一个人,能做多少算多少,“有个乐儿”。也正因这份“保守”,反而能够让他沉心做事。


对于斫琴,张建华老师始终坚持手工制作,不随便引入机器,更不会投机取巧。尽管随着近些年古琴行业的发展,市面出现了很多类似于假断纹、瓦灰胎之类的做法,但张建华一直恪守自己手艺人的底线,从不使用化学涂料和粘合剂。他选择斫琴这个行当,纯粹是出于对传统手工的热爱。


以心驭琴,几十年如一日的实践和钻研,让张建华对琴器的美感有了深刻的修养。历经多年求索,他对于历代的琴器,诸如盛中唐、南北宋、明代等各时期的风格,都已经了然于胸。这种涵识需要对各代各家工艺手法登堂入室的感知,绝非简单靠量尺寸模仿可得。有了对各个时代工艺特色深入肌理的感触,才能最终成就非凡格局。


郑珉中先生在张建华修复那张断琴后,便对他寄予了厚望:


“倘建华制琴再取得一些‘奇古’之异,再制300张琴,为后世留下一批‘九德俱全’的古琴,才真是为发扬我国这项‘人类无形文化遗产’作出莫大的贡献。”


0b55b319ebc4b745c7ebf09b65aa43128b82159f.webp.jpg


如今张建华早已“再制300张琴”了。而所谓“奇古”,取决于时间。我曾有幸抚弄张建华老师十年前所制琴,深觉已有“奇古”之感,这得之于匠心的沉淀和古琴材料的彻底稳定。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古琴的声音会日臻完美。张建华老师所斫之琴,即从这点来看,已不负恩师厚望,可称贡献了。


在三十余年的古琴修缮制作过程中,无论是选材、黏合、内部结构、上漆等方面的秘诀,还是古琴发声原理、斫制工艺技法,张建华老师皆以古法为根本,完整继承了管派传统古琴修斫技法的精髓。


此外,张建华老师在传统修斫技法传承的过程中,亦会进行科学的改良与创新,尝试性的对诸多传世名琴进行仿制,并且取得巨大了的成功。


传承并非因循守旧,按部就班。传古法之精髓,承今时之新意,才是对传统手艺的上佳致敬。就此意而言,张建华老师显然做到了。


钱钟书曾言,学问乃“二三素心人商量培养之事”。其实匠作一门,亦是如此。如今修斫古琴三十余载,张建华老师仍不断提醒自己对每一张琴充满虔诚感怀之心。他自以为修复老琴,应不负古人心血、藏者心愿;斫制新琴,应不负今人愿望、后人期待。



部分文字节选自【“素心”大匠——张建华老师的斫琴之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